【很纯很暧昧之杨母遭劫】作者:牛逼叔叔
>
字数:5513


  杨明的自从得到神奇的眼镜,得到透视和远视异能以后,经常练习异能已经从最初的生涩,到了现在收发自如地步。

  这天杨明像往常一样回到家里所在的小区,开了单元的防盗门,上了楼梯。但他来到自己家所在的楼层的时候,不由得愣了一下!

  家里的防盗门居然是敞开的!这让杨明立刻警惕起来!平时家里面的大门,是从来不敞开的,即使是炎热的夏天,也没有现在这样的情况!

  城市里的邻里关系和农村不一样,在农村,一个村子里生活的人几乎谁都认识谁,平时也很少会关门。但是城市不一样,城市里,即使住在一栋楼的邻居,也都很少有交往的,最多是遇到后点个头,回到家后都是各自房门紧闭!

  有贼!这是杨明的第一个念头!想到这里,杨明不敢大意,连忙透视了一下屋子里的情形!

  在杨明家里,有两个男人正在翻找着什么!客厅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现在他们正在杨明父母的房间!而这个时间应该给杨明准备午饭的杨母,正被五花大绑的绑在自己屋子里的床上。两个人不时的交谈两句,由于离的太远,杨明无法听到他们在说什么。杨明那个后悔啊,都已经吃过一次这样的亏了,怎么还不吸取教训呢!要是知道这样,早就应该去书店买一本聋哑人学校读唇语的教材!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杨明只能小心的观察着这两个人!

  「妈的,老杨把彩票藏在什么地方了?找了这么多地方都没有!」突然,一个声音传入了杨明的脑海里。杨明吓了一跳,连忙四处张望,现楼道里并没有其他的人!

  难道说……自己能看到他们的想法!这个念头一起,杨明顿时有些激动!自从戴上了这幅隐形眼镜,什么怪事儿似乎都很好解释了!杨明兴奋的是,这幅眼镜不但能望远、透视、黑夜视物之外,居然还能「看」到别人的想法!

  这简直就是宝贝啊!为了确定这个惊人的现,杨明继续观察屋子里的两个人!
  这儿也没有,妈的,这个老杨,藏东西够隐蔽的了!「一个人的声音。
  这么长时间也没找到彩票还被杨母给撞了个正着,这俩人早就憋着一肚子邪火无处发泄了,心想这一下可完了,就算找不到彩票也找点值钱的东西。总不能空手而回。「也不知道时间够不够了,要不问问床上的杨嫂吧」另一个声音说着,色眯眯的瞅向了还在床上被五花大绑的杨母。

  原来这两个人弟弟叫张修禄,哥哥叫张修福,他们俩都是松江客车厂的工人,和杨大海是一个车间的。前天,杨师傅让他俩帮他出去破钱,门口的小食杂店不给破,没办法就到对面的彩站买了一注彩票没想到竟然就中了大奖。于是哥俩见财起意,今天本来想偷偷的到杨大海家里偷出彩票,没想到半路碰到杨母回来给杨明准备午饭,于是一不作二不休就把杨母绑了起来再说。

  杨母本来是中午回来给杨明准备午饭的,谁知到一进门就发现了两个人男人在自己的家里翻箱倒柜的。看到自己进家门二话不说就把自己捆子了起来堵住了嘴巴,她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早就被吓的蒙圈了。

  张修福这时候一把扯下杨母嘴上的胶布,刚想说什么,杨母立马小声哀求道:「修福我的好兄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老杨平时从来不买彩票这种东西的,也不会拿你们什么东西的。求求你们,放了大嫂吧,我们家也没啥钱,我保证不往外说。他们都是松江客客车厂跟杨明父亲杨大海一个车间的所以也认出了他俩了来。而且她在被捆绑的这段时间里也听出了这俩兄弟是要找什么」彩票「啥的。所以赶紧澄清一下。

  张修福两兄弟当然不信了,要说这杨母在嫁给杨明父亲杨大海的时候也是松江客车厂的厂花要不然杨明长的也不能吸引以后的那些美女了。于是张修福这个30多岁的光棍汉,色眯眯的看着杨母说道:「大嫂你还是配合一点吧。我们也是穷怕了,咱们厂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一旦哪天厂子黄了我们连个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没有,你就说了吧,免得一会受苦。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们要的那个东西啊」杨母惶恐的说着。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张修福的弟弟张修禄也插口说道。只见他从裤兜里掏出一瓶苍蝇水,对着杨母一顿乱喷。

  这是他们车间主任脱他在网上买了,杨母身上立马就湿了一大片薄薄的上衣也显出了胸罩的轮廓。

  此时他再也忍不住的伸手一把撕开杨母上衣的钮扣和胸罩硕大的奶子立马从衣服里面蹦了出来,「啊!真想不到呀,大嫂这么大岁数,孩子都那么大了竟还能拥有这么美的好奶子呀」老杨这憨货真是好福气张修禄看着那大奶头仍然凹陷在丰满的大奶子里不禁地用手指拨弄着…然后看着它慢慢地挺立。敏感的乳头受到粗糙的大手玩弄,杨母这个成熟的妇人身体渐渐的也开始起了变化,肉穴之中慢慢开始湿润开来。

  张修福的手也没有闲着,三下五除二的扒掉杨母的裙裤,右手食指和中指摸向她的骚穴在杨母的两片肥美阴唇外来回拨弄着,更把指尖探进杨母那已湿润的肉缝内,被张修福这样的淫弄着,使得杨母也不禁自喉头间发出了呻吟声来,而张修福的两根指头,这时更插进了杨母的阴道内,开始缓缓地抽动着杨母只觉得骚穴里先是一阵酸痒然后又蠕动起来,分泌出大股淫水的她使劲扭动着身体,抖着肥臀,想把骚穴里的手指晃出体外。

  杨母哀求道:喔…喔…喔!求求你们啊!不要这样呀!喔…喔…喔…喔……啊…………!

  骚穴里的骚痒随着她身体的扭动,将淫欲荡漾到身体各部位,杨母现在不但觉得屄痒,大奶子也在大手用力的搓揉中更加肿胀难受。感受着自己手指上的吸允感和滑腻的淫水,张修福心中大喜,也不叫杨母大嫂了,笑着对自己的弟弟说「想不到这个娘们其实是个骚货,我还没抠几下她下面的骚穴已经流水了」「可不是吗,上次来老杨家串门的时候,看见她穿的严严实实的,想不到有这么一个大骚奶子,没捏两下奶头子就凸出来了。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奶。」

  在楼道里的杨明看到妈妈被这两个无耻之徒随意的玩弄奶子和骚穴,感到又紧张有刺激又气愤,他想立马冲进去解决他俩。但是又怕不能第一时间放倒二人导致二人狗急跳墙对妈妈做出伤害。只能静观其变用异能在外面先观察等待时机,一举冲入家中把二人拿下。

  被兄弟俩如此玩弄杨母更不禁哀求道:呜…唔!求你们放过我吧!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求求你们不要碰我啊!

  张修福更是得意的说道:嘿!老子就是最喜欢操你这种大奶子的熟妇,特别是你还是老杨的老婆,更刺激!,不过只要骚大嫂你告诉我彩票和钱放在哪里,我们兄弟俩说不定就放过你了。

  我…我告诉你们…钱在哪里…可是彩票的事情我真不知道啊…啊啊…「杨母抽泣着说到此时张修禄已经把杨母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了,玩够了她那对又大又白的奶子后,又绕到杨母的身后,疯狂的吻舔着她那洁白的背部。

  「看来大嫂是不准备说实话了,那就怪不得我们兄弟了,要怪就怪老杨吧」其实他俩早就看出来杨母对彩票并不知情。只不过是为了给奸淫杨母找一个借口更是当婊子立牌坊让她以为是杨大海拿了他俩的彩票,今日俩兄弟是如论如何也要操了这个老杨的媳妇,平时叫做「大搜」的成熟妇人泄泻火的。

  杨母已感到身躯已越来越酥软了,使她连哭叫的气力也缺乏了,现她只能低声的泣着。

  这时,那张修禄爬到杨母的身前。他已是欲火攻心了,飞快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去,充满色欲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杨母那对肥大的大奶子。

  而那张修福,更伏下身子,把杨母的双腿张开,他看到杨母那娇嫩的淫穴,两片厚厚的肥逼阴唇已经微微敞开着,更不停的有淫水从骚穴中溢出。这使得他马上的把头颅埋向杨母的双腿中间,向着那娇艳的骚屄疯狂的吻舔起来了。
  哈哈,真骚啊……张修福一边吻舔说道而杨母则再次叫道:啊…啊!不要啊!求…求你吧!不要舔啊!

  张修禄则骑到杨母身上到,两只手从乳房的下沿一把抓起沉甸甸的两只大奶子被张修禄袭乳的杨母忍不住发出低沉的呻吟声,敏感的巨乳传来那又痛又爽的感觉让杨母差一下就软倒在床上。

  张修禄对他哥说:我操,真他妈大,妈的一只手连一半都包不住啊,好大的骚奶子啊,好棒的弹性,真想一把捏爆了看看喷奶!!真是欠操的大骚逼啊!!要是我是老杨的话,我非把她调教成大奶骚逼母狗,整天在床上操她的逼操她的屁眼儿松,松开呀……你,不要这么用力抓…不要操我的屁眼儿啊……「杨明在走廊里用异能看到妈妈对张修禄哀求到。

  杨明此时的鸡巴也渐渐有了反应,于是更仔细的看了起来。

  正在舔杨母的骚肥逼张修福听到弟弟的话也不禁感到鸡巴肿胀的不行,觉得是时候狠狠懆操这个骚大嫂的嫩屄了,一边把杨母肉感十足的粉嫩大腿分开压在床上,一边还装模作样的继续质问杨母的彩票的事情,杨母被这两个畜生上下夹击,脑子早就一片混乱不知道他问些什么了,只是一个劲的哀求。

  在哀求声中杨母的腿已经被这个畜生完全打开了。看着杨母下身那布满浓密阴毛的肥美肉穴,那两半又厚又肥的阴唇被自己舔的就像一张饥渴的小嘴似得一张一合,吐出一股股淫靡湿热骚味,更激发了他强烈的兽欲。

  他这时还在杨母耳边轻说着!他说道:嘻…嘻…嘻!骚大嫂!快把彩票放在哪说出来吧,还是你想到时候老子用那巨炮填满妳那肥美的骚穴!就是不肯说出彩票放在哪里?

  张修福这无耻的话语,杨母听进耳内,已心知完了,自己要被这个畜生强奸了。她只能盼望奇迹的出现。当在走廊外的杨明看到张修福的鸡巴已经怼在自己妈妈的肥美的阴唇上准备插入的时候,兴奋的大脑因为看到平时的慈母被两个禽兽玩弄过肥美的肉体还没有反应过来,发觉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只见,张修福提着他那巨大的鸡巴头,对准了杨母的肥美的淫穴,并把杨母那两片已相当湿润的阴唇顶开来,随着杨母的凄励哀嚎声,张修福那根大肉屌,已噗呲一声的,大半根粗大的鸡巴,已插进了杨母的阴道内了。这时张秀福爽的呼出一口气来!
  他更兴奋的说道:喔…啊!真他妈的紧啊!骚大嫂你儿子都这么大了,你这里仍是这么紧窄啊!夹的我好爽啊「张修福被杨母这个紧窄的骚屄夹的直叫唤,肉穴中柔嫩的肉壁仿佛婴儿的小嘴一般不住吸吮着粗壮黝黑的鸡巴,一股股晶莹粘稠的淫水被鸡巴带出,泛起一层层的白浆沾满了整个阴唇。

  正在用异能偷窥的杨明只觉脑子里一片轰鸣……妈妈……妈妈竟然被奸污了……虽然他之前也特意防范过这个事情的发生,但是他总自欺欺人的觉得自己可以在关键时候阻止这一切没想到最后还是发生了但是其实他的心底深处并不想阻止,当妈妈的肉穴被张修福的大鸡巴插入时他只觉得兴奋,并没有愤怒,于是在瞬间的悔恨过后杨明这小子又开始兴奋的用异能偷窥起房间里的三个人来。
  这时,张修福正享受着,杨母紧窄的骚穴内带给他那舒爽的快感,那温暖而湿润,娇嫩紧凑的肉壁,包裹着自己那根臭鸡巴,而眼前这女人,更是他以前只能意淫的「骚大嫂」「原厂花」,更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老杨的老婆,那具只有让人羡慕的呆憨老杨头才能独享的成熟丰满的熟妇娇躯,想到这里,他不禁嘿嘿淫笑起来,同时开始缓缓地抽送起来了。

  就这样,张修福便架着杨母的粉嫩大腿抽插着她的骚穴,在他慢慢地抽插了数十下后,在杨母的肉穴内,已相当湿润了,张修福那根粗大鸡巴,在她的骚穴里抽插速度越来越快,而且更越来越使劲了。阿禄你从这骚货身上下来我要好好玩玩她的骚奶子「张修福边插边让正在玩杨母那对大奶子的张修禄从杨母身上下去。

  骚……骚货!早点把彩票放在哪说出来不就好了,一直嘴硬还不是想让我们哥俩操你这给骚屄,还晃着一对大奶子勾引我们!

  说!你是不是骚货!「张修福毫不怜惜的用手抓着杨母胸前高高耸立的两只大奶子,嘴里狠狠的说道。这个不要脸的混蛋到现在还在拿彩票说事儿呢,他们兄弟俩来着的初衷估计早就忘了现在只想着肏屄了。

  「啊……好……疼!呜呜……求求你了!唔…唔…唔」杨母猛地高高昂起头,嘴里呻吟出声。但是马上被刚从她上身下来的张修禄用臭嘴给堵上了。

  操!骚逼!大骚逼!操死你!让你回来这么巧,活该你倒霉,早就想玩你这对大奶子了!说,除了我和老杨以外还有没有人,吃过你的大奶子操过你的屄!「张修福一边狠狠的骂道,那黝黑身躯就像打桩机一般撞得杨母两腿上的嫩肉啪啪作响。

  而杨母被他这样粗暴的奸淫,使得她只能小声地哀怨呻吟着。张修福现正在喘着粗气,他看着眼前的杨母,这位漂亮成熟的「原厂花」,已被他奸淫得满身香汗淋漓了,那丰满的娇躯已被汗水沾染得发亮了,一双坚挺的大肥奶子,更被他抽插下带动得激烈摇晃着,而且还加上在他那根鸡巴在杨母的肉穴内进出所产生的噗呲、噗呲的声响,与及杨母那些哀怨的呻吟声。这一切,都令到张修福更为兴奋,又黑又粗鸡巴的使劲插着杨母娇媚的肥屄。

  在一旁看把张修福操逼的张修禄鸡巴早就涨的生疼了,他让哥哥抱着杨母,然后把肥厚的大屁股分开,丝毫没又用任何润滑剂,就把粗壮的龟头生生顶入杨母紧窄迷人的小屁眼里。

  啊啊啊……不要啊!屁眼,屁眼裂开啦!疼……唔唔!杨母大声惨叫起来「妈的!大骚逼!操!我他妈操死你!把你的屁眼给操烂!」张修禄恶狠狠的揪着杨母一颗大奶头,生生的把杨母的奶头从前面扯到侧面,张开臭嘴又啃又咬。
  张修福在一旁也不甘示弱,抓着杨母另一只大奶子张嘴吮吸着上面肉嘟嘟的大奶头,下面的肉棒疯狂的在杨母的肥屄里操起来。

  骚……我是骚逼……啊……啊啊……亲哥哥们……操死我了……我要被你们操烂了!下面要被你操烂了……「杨明不敢相信的看见妈妈淫浪的呻吟着,各种不堪入耳的淫词秽语都是从他那位贤惠慈爱美丽的母亲嘴里说了出来。

  杨母疼的直吸凉气为了让这两个畜生赶紧射出来结束这场噩梦,开始拼命的说一些淫话。并主动地用自己的香唇去亲吻这两个畜生的臭嘴。

  「妈的!真骚真贱!操死你!操死你个骚货!大骚逼!」兄弟俩看见杨母的表现更加兴奋,如同打了鸡血似得狂操着她的肉穴和屁眼儿。淫水混合着屁眼的血,在杨母那雪白的肉体上越发的淫靡和诱惑。

  张修福把他那根大肉棒,使劲的顶进杨母的子官内,他长呼了一口气,全身开始抽搐他要把那股热哄哄,浓浓的精液,全都喷到了杨母的子宫内里去。
  嘿………嘿………呼……哈!!骚货!!老子就要射精了!!把小屄再夹紧点,老子要射在你这个骚货的子宫里,不准让它流出来!!!

  而那张修禄也气喘如牛的叫嚷着道:啊…啊!爽死了!啊………!就这样,他也在在杨母的屁眼儿内,喷出那浓浓的精液。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