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双娇】(第十一回)作者:Tina33C
>
字数:5567


  ****************************************************************

                女主角

  铁心兰,十八岁,武林盟主铁如云之独女,南海神尼的弟子,懂得南海神掌及铁扇无影剑,兵器:铁扇。

  孙蝶,十七岁,快活林的歌姬,兵器谱排名第一孙天机的孙女,有一定的江湖见识,自学弯刀刀法,兵器:弯月刀。

                男主角

  花无缺(阿花),二十岁,移花宫的弟子,亦男亦女,自小在移花宫长大,邀月宫主命他以男儿身行侠仗义,以增加移花宫的在江湖上声誉,修练到玉明功第六重,兵器:移花接木剑。

  孟星魂,二十一岁,性格孤僻,他父亲是个无名的镖师,一家遭遇不测,当时只有十三岁的孟星魂,被江别鹤收养,培养成一个杀手,及为江别鹤收集情报,兵器:一把普通的剑。

              其他主要角色

  江别鹤,江南大侠,快活林的幕后老闆,与黑白两道之帮会/门派都有打交道,以达到某种目的。

  高寄萍(高大姐),快活林的老闆娘,十分享受性爱,武功平凡,兵器:流星丝带。

  水天姬,五行魔宫中白水宫的宫主,潜伏在快活林当艺妓,自制了天一淫水。
  金兰姬,五行魔宫中黄金宫的宫主,潜伏在快活林当舞姬,自制了金兰香薰。
  *****************************************************************

  《兵器谱》列出的,都是当时武林人士公认的兵器、武功排名。但编者百晓生却不排女子,不排魔道。令至一些女性的高手及魔道中人心深不忿,当中以移花宫邀月宫主及怜星宫主,以及南海神尼的武功为最高。魔道中,则以五行魔宫的武功最高,但他们已在江湖中沉静了好几年了。

  正派中的天峰大师,少林南支掌门;神锡道长,峨嵋之掌门;木道人,武当掌门等都是出家/修道人,他们都自动放弃排名。

  百晓生看着手上,当今《兵器谱》排名,感到是时候来个翻天覆地的改变:
  「天机棒」天机老人,孙天机排名第一(已退出江湖)

  「子母龙凤环」上官金虹,金钱帮帮主,排名第二

  「小李飞刀」李寻欢,排名第三

  「铁剑」铁如云,铁剑门掌门,武林盟主,排名第四(近日失踪)

  「银戟温侯」吕凤先,排名第五

  「打狗棒」任慈,丐帮帮主,排名第六(近日失踪)

  「蛇鞭」西门柔,排名第七

  「金刚铁拐」诸葛刚,排名第八

  「东海玉箫」玉真子,铁如云师兄,在铁如云失踪后,成为代掌门,排名第九

  「鏽剑」燕南天,本与铁如云并列排名第四,由於失踪多年,排名跌落第十
  由於,林盟主铁如云失踪多时,江南大侠江别鹤便想召开武林大会,设法让自己当上武林盟主,藉此控制武林。

  武林大会尚未开始,八大门派的掌门,纷纷推举江别鹤为武林盟主,江别鹤假意推搪,最后亦接受了,并想号令各门派一起消灭五行魔宫,但各派之掌门却为了争夺《兵器谱》排名,根本无心协助消灭五行魔宫,其他武林人士则继续风花说月。

           ************

  在一个市填中,雨终於下了,天地间的热气稍为缓和,这雨声虽然比马蹄声轻得多,但却是他正在期待着的声音。

  他掀起那用貂皮做成的帘子,推开窗户,他立刻就见到了走在前面的那孤独的人影。

  这人走得很慢,他没有带伞,但就戴了一顶草帽子,他身上穿了一件黑披风,但他的背脊仍然挺得笔直。

  马车赶到前面时,才见到他的脸。

  他的眉很浓,眼睛很大,薄薄的嘴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挺直的鼻子使他的脸看来更瘦削。

  在车上的李寻欢目光中似乎有了笑意,他推开车门,道:「上车来,我载你一段路。」

  他的话一向说得很简单,很有力,在这下雨天,他这提议实在是任何人都无法拒绝的。

  谁知道这少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脚步更没有停下来,像是根本没有听到有人在说话。

  李寻欢笑了,道:「上来喝囗酒吧,一囗酒对任何人都不会有害处的!」
  少年忽然道:「我喝不起。」

  李寻欢连眼角的皱纹里都有了笑意,但他并没有笑出来,却柔声道:「我请你喝酒,用不着你花钱买. 」

  少年的脸上像是没一点血色,道:「不是我自己买来的东西,我绝不要,不是我自己买来的酒,我也绝不喝……我的话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吗?」

  李寻欢道:「够清楚了」

  少年道:「好,你走吧。」

  李寻欢沉默了很久!忽然一笑,道:「好,我走,但等你买得起酒的时候,你肯请我喝一杯么?」

  少年看了他一眼,道:「好,我请你。」

  李寻欢大笑着,马车已急驶而去,渐渐又看不见那少年的人影了。

  小镇上的客栈本就不大,这时住满了被雨水所阻的旅客,就显得分外拥挤,分外热闹.

  李寻欢又打开车上的帘子,是在一条长街上的屋簷下。

  有一个烂醉了的男人,他认出了他是谁,昔日,他的白衣如雪,在人群中就像是鸡群中的鹤.

  他自己显然也不屑与别人为伍,就算将世上所有的黄金部堆在他面前,他也不屑和那些他所看不起的人说一句话。

  但现在,只为了一罈酒,浊酒,他竟不借忍受别人的汕笑,辱骂,鞭打,甚至不惜像猪一样被打得滚在泥浆中。

  李寻欢简直无法相信这会是同一个人,也不敢相信,但他却不能不信。
  现在这滚在泥浆中的人,的确就是昔日那高高在上的吕凤先!

  是什么事令他改变的?改变的这么炔,这么大,这么可怕!

  李寻欢拿着雨伞下了车,只淡淡的笑了笑,道:「阁下是银戟温侯,吕大侠吗?」

  吕凤先冷冷道:「银戟温侯已死了!」

  李寻欢觉得有些意外。

  李寻欢对他说:「你好像生了场大病,这病只有两种药能治好。第一种是家,第二种是时间. 」但吕凤先回答说,他早已没了自己的家,因为他早已不是他了。李寻欢道:「你若肯在家里安安静静的过一段时候,就一定会变回原来的你。」
  李寻欢追问之下,才知道吕凤先的女人林仙儿,脚踏两条船,而她最终选了上官金虹。这个打击彻底摧毁了吕凤先决斗的意志与信心,於是不战而败。
  看着伏地痛哭的吕凤先,有感彼此都是天涯沦落人,李寻欢便吩咐随从带了他去一间客栈好好休息。

  李寻欢见雨都停了下来,便不慌不忙的来到了他要来的地方了,快活林,他比约定的日期早了一天到,於是他便在那里住下来。

  到了第二天黄昏,李寻欢便从房中行出来想吃些东西,可是快活林的饭店里,连一张空铺都没有了,但他一点儿也不着急,因为他知道这世上用金钱买不到的东西毕竟不多,所以他就先在饭铺里找了张角落里的桌子,要了壶酒,慢慢地喝着。

  他李寻欢在想:「银戟温侯」吕凤先在兵器谱上列名第五,今天却为了一个女人落得如此,难得他有一身的好本领,却始终闯不过『情』这一关!「

  他酒喝得并不快,但却可以不停地喝几天几夜,他用酒来麻醉自己,他何尝不也是为了一个『情』字呢?

  他不停地喝酒,不停地咳嗽,天已渐渐地黑了。

  正当李寻欢想结帐时,那个他昨天在路上遇过的少年突然出现,并说:「我请你喝酒,我刚拿到五十两银. 」

  李寻欢:「小子,怎样可以在一天内赚来五十两呢?」

  少年道:「都没什么,有人出一百两请我杀碧血双蛇,我杀了其中之一。」
  李寻欢心中一寒:「这碧血双蛇两兄弟,正是西门柔的两个大弟子,而」蛇鞭「西门柔在《兵器谱》上排名第七,这个小子竟然杀了他们两人其中一人?」
  少年又道:「只可惜另一条蛇,碧蛇神君,已被人在我之前干掉了,否则我便可以多赚五十两!」

  李寻欢问道:「只要有人肯出高价,什么人你都杀,甚至包括你好的朋友在内,这是不是真的?」

  少年道:「是,只可惜我没有朋友可杀。」他又说:「因为我根本没有朋友。」
  李寻欢道:「我岂非你的朋友?」

  少年道:「有人说,聪明人宁可信任自已的仇敌,也不信任朋友。」

  他又说:「很多人都被朋友出卖了,因为你只提防仇敌,而不会提防朋友。」
  李寻欢道:「朋友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你分不出谁是你的仇人?谁是你的朋友?」。

  此时,一把他们两人都很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大声道:「我也算是你们的朋友吧?」

  「怎么不等我这个朋友来到,才一起喝酒呢?」

  李寻欢和孟星魂齐声说:「楚兄你也来了!」

  楚留香便让李寻欢和孟星魂互相认识了,也介绍了孙蝶和女扮男装的铁心兰给他们认识.

  快活林一向都也招待女宾的,所以连李红袖及宋甜儿都一起进了来,也在这里与其他宾客一同就座在大厅四周。

  孙蝶竟找不着高大姐的身影,楚留香,李寻欢及孟星魂等人,已开始在开怀畅饮了。

  突然间,铁心兰看见一张她十分熟悉的脸孔,这个曾与她一起在溪流中出浴的女人,阿花,原来她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快活林当侍女,她正在由管事安排工作,似是在吩咐她要留意的细节。

  另外,李寻欢也远远看到一张他十分熟悉女子的脸孔,十分像似他的一位故人,她看了李寻欢一眼,便带着那个侍女阿花,行上二楼。

  李寻欢心中被牵动着,本想行上去看看,但是大厅中,正奏起了一些奇异的音乐,四壁灯光,渐渐熄灭,他知道表演要开始了,便安座原位。

  那个疑似是李寻欢故人的女子身影,已隐没在二楼之中,而二楼之中却出现了一些女子的展影,排列准备,一阵奇异的香气,自二楼传来。

  接着,慢慢地十余条金色的影子,似仙子,又似幽灵,又似是人间绝色自二楼走下来。

  忽然间,不知自那里,射入了数十道强光,照射在这些金色的人影身上。
  新来的领班,金兰姬大声娇媚地说:「黄金魔女表演开始。」众人都立即拍掌叫好。

  那些奇异的音乐之节奏在渐渐提昇了,众人一阵目眩后,才骇然发现,这金色的人影,全都是长发披肩,曲线玲斑的少女,丰满而诱人的躯体,都涂满了一种奇异的金粉,在强光下闪闪生光,带着种妖异而媚冶的魅力,尤其那奇异的香气,任何人只要嗅着一丝,心弦便立刻会放出一种难以描述的飘荡。

  就在这一阵目眩,心神一荡,金色少女们,已张开双臂,走了下来大厅中央,身体随着音乐及鼓声舞动着,带着妖魅的媚笑,似扑向宾客们的姿态走过来。
  金兰姬那高挑的身体缓缓摆动,面上却泛起一股娇笑,笑得又明媚、又诱人。
  那些闪亮的金粉,眩目的躯体,诱人的异香,妖媚的笑容,世上似乎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抗拒。

  眼见金色少女们移身游来游去,那诱人的胴体,诱人的异香,使他们几乎连理智也失去,有些宾客立即拥着带来的女陪或快活林的姑娘。

  那些舞姬的衣裙十分之短,一双修长的玉腿,在裙下露出了来,舞动着,一时跳到东,一时跑到西,穿梭於在场的宾客之间.

  楚留香,李寻欢及孟星魂是当中最好定力的男宾客,也招架不来,纵使按耐着,但亦按不了下身的棒棒。

  原先中了天一淫水毒的孙蝶,再吸入了在蜡烛中混合了的金兰香薰,由於她还是个处女,便会陷入被催眠的状态,但如她被破处,她便会回复清醒过来。
  这金兰香薰原先只作催情之用,但由於孙蝶身上的天一淫水毒还未完全清除,所以她现在完全受琴音的指挥,她在尝试抗衡着,但也无法抵禦,依着琴音的指示在自慰着。

  接着,宾客只见二十余条金色少女,张臂扑上了金兰姬的身体,双手自金兰姬身上身下,放肆的抚慰着,她们更慢慢抱起一个舞姬,送到金兰姬面前。
  之后,那个舞姬跳上了在金兰姬身体上,一双美长腿盘绕着金兰姬身后,足尖紧紧勾住了金兰姬的美臀。

  骤然看来,就如一双双热情如火的情侣,在激情中搂抱求欢,旁若无人的在淘醉着接吻,两人在舞台的中央,不断打转着。

  金兰姬更把自己的头钻进了那个舞姬的胸怀里,不停地狂吻她的乳房及乳头,弄得她呻吟不断,脸孔向后仰望,面上流露出性欲高涨之表情,双眼半开合着。
  众人见过的场面虽不少,但这样的即兴表演,倒当真是连做梦时都未曾见过,都不禁看得呆了。

  再加上众人都吸入了,在蜡烛中混合了的金兰香薰,香薰有催情之用,令他们胸口中似是有团火焰一般,只令他们心腔摇摆,激火如焚,下身硬如被石化了,不少宾客都来不及进房,就地和身边的女伴或艺妓干起来了。

  这个本是用作招待客人的大厅中,已成为了一个酒池肉林,男男女女都在交欢着,互相观赏着彼此的姿态;在椅子上,在桌子上,在地上,在栏架上,在柱子上,在阳台上,都是各式各样的男女性爱姿势。

  男人的咆哮声,女人的呻吟声,充斥这个活色春宫.

  孟星魂看看他的右旁,只见楚留香的身上,已座着李红袖,面对着楚留香的李红袖,双手按着楚留香的肩膀在惜力,好让她的桃源洞可以在楚留香的棒子上上下下进进出出。

  孟星魂再看看他的左侧,女扮男装的铁心兰怕被人识破,便与身旁的宋甜儿拥抱着,扮成一对痴男怨女,看着楚留香和李红袖在干着,两人下身都湿淋淋了。
  孟星魂只好闭起眼睛,掩起耳朵,运功抗衡着。

  当孟星魂站起来,想转身跑出去之际,突然,一个非常柔软的女性身体坠入在他的怀里,他只感到一双软绵绵的肉球,压了在他壮阔的胸膛上。

  孟星魂可以听到那女人急速的心跳声,他张眼一看,便看到了一张樱桃小嘴,迎面而来,在他的唇上吻了下来。

  孟星魂还未来及看清楚那个女人是谁,即闭上双眼,享受着那朱唇是如何的绵软,细味着那樱唇上的味道,那份带点甘甜的少女津液的味道。

  孟星魂感到她绕在他颈背的玉手是如何的细滑,她倚在他胸膛上的身体是何等绵软。

  女性的身体是软绵绵的,却能够令男人的下身胀膨膨,这是何等奇妙的事!
  而那个少女的下体竟然在蠕动着,就是在孟星魂下身那胀大之处不停地蠕动着。

  那个少女越来越强烈的吻他,越来越着力的抱紧他,而他耳边充斥着,各种男欢女爱的淫叫声,那些淫荡的声音越来越激烈。

  特别是他身旁的那一对干得越来越起劲的男女,楚留香和李红袖,女体碰坐在男体上面的声音,就在孟星魂的耳边。

  孟星魂已不自觉地伸出双手,并快要落到那个少女的身背,当他正想紧抱着她时,他终於都把她推开了。

  孟星魂知道自己要赶快地跑出去,但他一边跑,一边还是回看了一眼,他只看见一张落寞的少女脸孔,那对失望的双目,那个她一直朝思暮想的歌姬:孙蝶。
  孟星魂有点后悔把她拒绝了,但是,他还是跑了出去,在后园喘息着,他心情十分矛盾:「我是一个杀手,我不可以动情,否则我的剑便不再是无情,可是……我的宝棒,难道就不能有出鞘的一天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一叶怀秋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